Genius Loci

Genius Loci

音乐界的杰出人物。1880年著名德国作曲家理查德·瓦格纳就被美丽卢佛罗别墅深深迷住,在此获取音乐灵感,并创作出不少惊人之作。尤其卢佛罗别墅为他的《帕西法尔》歌剧第二幕的舞台布景提供大量的灵感来源,也给了他改善最后杰作的全音乐的启示。这五十多年以来,在卢佛罗别墅举行的交响音乐会就是对他献上最高的敬意。此外也有不少作曲家也在拉维洛住宿,列如朱塞佩·威尔第 (Giuseppe Verdi)曾是卢佛罗别墅的客人,而著名作曲家爱德华·格里格(Edvard Grieg)也曾在Toro兵官住宿。还有许多杰出的表演者与指挥家在此演出,如布努诺·瓦尔特(Bruno Walter)、托斯卡尼尼(Toscanini), 美国指挥家斯托科夫斯基 (Stokowski)、德国钢琴家肯普夫(Kempff)、伯恩斯坦 (Bernstein)、波兰指挥家潘德列茨基 (Penderecki)、普雷特(Prêtre)、马泽尔 (Maazel)、格吉耶夫 (Gergiev)、巴伦博伊姆 (Barenboim)、阿什肯纳齐(Ashkenazy)、怕怕诺 (Pappano) 。这种对音乐的执着与热情至今仍是拉维洛文化生活的中心。
艺术家。在此住宿并接受美丽拉维洛鼓舞的艺术家不胜枚举,其中有十九世纪英国艺术评论家罗斯金(Ruskin) 和二十世纪的米罗(Mirò)与维多瓦(Vedova)。莫里茨·科内利斯·埃舍尔(Maurits Cornelis Escher)在此他发挥画迷宫的风格,并遇上了他未来的妻子耶塔。
文学的杰出人物。在描绘《十日谈》故事的主要地点时,乔万尼·薄伽丘就是从拉维洛花园得到灵感的,并用一则故事来描写兰多夫卢佛罗的事件。二十世纪初,安德烈·纪德 (André Gide) 为 《背德者》小说的一些片段选择拉维洛以背景,而在此度假的作家福斯特(Forster) 也写了以拉维洛卡罗萨喷泉为背景的一本小说。住在卡鲁索酒店有不少布卢姆茨伯里派的成员,如雷顿·斯特拉奇,而格里姆索普第二男爵买的辛波内别墅则是作为许多世界各地的知识分子聚会地点已行之有年。写作品《查泰莱夫人的情人》时大卫·劳伦斯多次在卢佛罗酒店住宿。法国作家保罗·瓦勒里住在帕伦勃酒店(Palumbo)时在客户薄中留下他的献词。第二世界大战后格雷厄姆·格林(Graham Greene)、田纳西·威廉斯(Tennessee Williams)、威廉斯蒂伦(William Styron)、皮欧贝内(Guido Piovene)、多梅尼科·利亚(Domenico Rea)、托马斯·曼(Thomas Mann)、德国哲学家 狄奥多·阿多诺(Theodor Adorno)、为斯顿执导的影片《战胜恶魔》创作了电影脚本的杜鲁门·卡波特(Truman Capote)和在Rondinaia 别墅写了许多杰作的戈尔·维达尔(Gore Vidal)也都来过拉维洛旅游。此外,西班牙诗人拉斐尔·阿尔韦蒂的一首诗歌献给拉维洛。
电影界的杰出人物。许多电影界的人物在拉维洛住宿与工作。其中有亨弗莱·鲍嘉(Humphrey Bogart)、金维多(King Vidor)、约翰·休斯顿(John Huston)、 珍妮花·钟丝(Jennifer Jones)、保罗·纽曼 (Paul Newman)、蒂姆·罗宾斯(Tim Robbins)和苏珊·莎兰登(Susan Sarandon) 。1938年葛丽泰·嘉宝与斯托科夫斯基(Stokowski)指挥家在辛波乃别墅发有了风流韵事。
科学界的杰出人物。因为拉维洛是欧洲大学文化遗产中心的所在地,多年来在此进行过许多科学界的田野調查,其中有在卡鲁索酒店住的经济家凯恩斯、在辛波乃别墅住宿的英国生物学家克里克,而心理学家皮亚杰是马里阿别墅的客人。
历史的杰出人物。多年来还有不少杰出国家元首来到拉维洛,如在Pendolo 别墅住宿的路易吉·伊诺第和在帕伦勃酒店的弗朗索瓦·密特朗。1943年二月伊曼纽三世在埃皮斯科奥别墅(villa Episcopio) 安家落户,他在此任命王储翁贝托(即翁贝托二世Umberto II)为摄政。后来贝内德托·克罗齐(Benedetto Croce)、帕尔米罗·陶里亚蒂(Palmiro Togliatti)和阿尔契德·加斯贝利(Alcide De Gasperi)等政治家,也都曾来此参加巴多格里奥政府在此举行的许多会议。